老簋👻

艰难更文
本命金光瑶
魔道接受各种cp但是不吃曦澄
谢谢小红心以及小蓝手
【疯狂原地托马斯回旋】

臆想

  你看。

  亲手送你下了地狱的人也送我下了地狱。

敛芳

  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。

  他本来该是个六亲不认冷酷无情桀骜反骨的大恶人,可他心里总有那么一两个放不下的人。

  两个极好极好的人。

  一个是阿娘。

  一个是二哥。


  他不可能不知道放不下别人的人是会输的很惨的。

  可是他就是放不下。

  无可奈何。

  无能为力。



  他远渡东瀛时还想着带上阿娘的尸骨,希望二哥能同他一路。

  可是阿娘的尸骨找不到了。

  二哥也不愿意同他一路。



  一个给他生。

  一个让他死。



  生死两难。




  啊呀,这可怎生是好?

  仙督为难的笑着,推开了面前卷云纹校服的人。

  真的。

  ――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。

蓝曦臣·è‡ªè¿°

  世人皆道我是个温和可亲之人,待人接物总是和煦至斯。

  我也曾经有过狼狈的时候。多年前岐山温氏一家独大,张扬跋扈,竟一把火肆虐着烧了云深不知处。我那时为了躲避追兵,跌跌撞撞的奔逃。

  之后便遇到了他。

  他那时候还叫孟瑶,眉心没有那一点明智朱砂,眉眼鲜活灵动,一颦一笑皆似陌上初成的烟柳,或拢或掩,清透之至。




  后来我与他结义,我唤他一声“阿瑶”。他莞尔一笑,敛衽为礼,正了正额上的软罗乌纱帽,眉间朱砂圆润夺眼。

  “二哥。”他这么叫我。

  我喜欢这个称呼,也喜欢这个人。




  阿瑶是个很柔良的人,平日里总是笑颜晏晏,对每个人都是温良恭让,一派赤子之心。

  可不知为何,大哥总是不太看的惯他。

  娼妓之子,无怪乎此!

  我听见大哥怒吼了这么一句,将阿瑶踹下了金麟台。金麟台以玉石为阶,金银作饰,高达百尺,只是人站在上面,都是要稍敛心神的。可阿瑶却从上面滚落下去,瘦弱的身体在百尺玉阶上磕撞,闷声沉重。

  我没能拉住他。

  他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时,一身金星雪浪袍沾染着尘土,一顶软罗乌纱帽早已不知掉去了何处,乌发散落,披散在身后,额角渗出鲜血,顺着脸颊划出一道痕迹,滴落在地上溅起小小的血花。

  他强撑着笑,整整衣冠行了一礼,万分恭敬。却只换来大哥一个不屑的哼声。

  我看着他瘦削的肩膀,强忍疼痛直起的脊梁,以及眉心沾尘的一点朱砂。

  我很心疼,我埋怨大哥为何这样心狠。




  殊不知我比大哥更加心狠。

  “这声二哥,不必再叫了。”

  我看见他眸中的悲戚怆然,怅然若失。我狠下心换上了冷若冰霜的模样。那是我头一次对他如此寒意横生,也是最后一次。

  他的笑凝固在嘴角,带着极苦涩的意味。



  朔月当空。

  我被怀桑的喝声一激,条件反射一般拔剑挥出。朔月映衬着阴暗的天色,更显清冷。

  这一剑太快了,他连躲闪的本能反应都没能及时作出——连我自己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 我还是不信他。


  我一剑刺出,穿透了他的身躯,他无力的抬手反握住剑刃,血滴在地上,混杂着泥水,端的狼狈不堪。

  他的肺叶似乎被刺穿,说话时声音嘶哑。

  “呵……”

  “蓝曦臣……”

  我微低了头去看朔月上的血迹,刺的我眼睛生疼。



  我杀了他。

  断了他除去母亲尸骨之外,活着的唯一念想。

  可他却舍不得杀我,甚至连害我都做不到。

  他最后看了我一眼,眼神清澈见底,一恍如当初的孟瑶。

  “二哥。”

  我依稀从他唇角边辨认出几个词,身临冰窖,平地惊雷。

  “二哥,我心悦你。”

  “真的。”

  “这一次,我没有再骗任何人。”


  他是上天给我的命定人,我却一剑斩断了红线。

  悔不当初。

  却也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 七十二根桃木钉,世家镇守,他没有来世的。

 

  阿瑶,对不住啊。

 





#我想说灵感完全来自于 @萧酒 太太!!!瑶瑶自述原地爆肝!!!

#小学生文笔求不喷🌚🌚🌚感谢各位看官

 

【用晦】『曦瑶』

〇.

  自观音庙一役敛芳尊身死,泽芜君闭关。

  闭关前曾于金麟台带回数株金星雪浪,移种于云深不知处静室之中,悉心照料。




一.

  我是其中一株金星雪浪。

  敛芳尊成为仙督时亲手植于花钵中,放置在芳菲殿里头。

  日日受敛芳尊照拂,不日之间我竟得了灵气,有了神智。

  于是我便日日待在芳菲殿,看见敛芳尊日日夜夜忙的要死,我偷偷瞥眼看着那一份份公务或信件,不声不响。这很好,很能满足一只花妖日益增长的好奇心。

  日子渐渐过去,我看倦了案几上无趣的公务,开始关注于我恩深的敛芳尊。

  敛芳尊长得顶好看。白面翠眉,明智朱砂。




二.

  这个长得极好看的男子总是有许多让人难以琢磨透的心思。

  譬如藏在腹内的那根琴弦。

  那天是个雨天,空气阴冷,芳菲殿里点了数根烛炬,却还是显得十分昏暗。我看见他案上放着一把匕首,阴光作亮。他苍白的几乎病态的手指果决的执起了那把匕首,一寸一寸抵向腹处,硬生生的在皙白的肌肤上划出一道骇人的血口。

  鲜艳的颜色很快浸染了金丝素底的金星雪浪袍,他的额头上迅速沁出细密的冷汗,晕开了眉心的一点朱砂。他的手都痛的几乎打颤,眼角也抹着痛楚带来的飞红。

  他的嘴角却还是带着笑的。

  笑的无懈可击。

  若是让人忽略那腹部大片大片的血痕,没人会知道他在以怎样疯狂的态度对待自己。

  他的神情控制得极好,让人以为一切如常,以为仙门百家名声赫赫的仙督敛芳尊不过是在处理棘手的公务。

  我被放在案边,看着他忍痛将锋利至斯的琴弦放入伤口中,又迅速用布条裹好。

  他不会是个疯子吧?

  我那时初生灵智,什么也不懂,只觉得他这举动分外怪异,令人不解。




三.

  后来敛芳尊死了。

  被泽芜君朔月一剑刺了个对穿,又被化作凶尸的赤锋尊生生扭断了脖子。

  我从嘴碎的金氏门生口中听到这句话,紧接着就是金凌小公子的怒喝。

  少年的声音很好听,带着愤怒,他说,那是我的小叔叔,纵使罪不可赦,也不是你们能随便嚼舌根的。

  我懒懒散散的低下头,眼角的余光瞥见一抹金色。嗯?我看过去,看见了敛芳尊。

  一个狼狈不堪的敛芳尊。

  我从前从未见过他这幅样子。从前他总是衣冠整齐,朱砂圆和,唇边勾起八面玲珑的笑。

  可现在他是真的狼狈。

  胸口一个被利器戳穿的血洞,腹中的琴弦被扯出,留下一道血迹,右边的袖子空洞无物,右臂不知何处。

  呀,你竟然都有了灵智啦?

  他笑着看着我,嘴角上扬,唇边是血的艳红。

  我学着他笑,告诉他我修成灵智已经十几年了。

  他却敛了笑意。你不必学我这般笑。他的声音有些嘶哑。这样的笑很难看。

  难看么?我回想着他平日里笑意盈盈的模样,心中并不觉得如此。




四.

  过了不一会敛芳尊就不见了,空荡荡的芳菲殿有些寂寥。




五.

  泽芜君却突然来了。

  神色悲戚,眼下一抹青乌。

  他将我捧起,一双琉璃般的眸子里有浓的化不开的苦楚。

  你像极了他啊。

  泽芜君轻轻的开口,声线颤抖。我不由得想起那日敛芳尊腹中藏弦时颤抖的手。

  就是他捅了敛芳尊一剑吧?我想。




六.

  我被带去了姑苏。

  云深不知处里的空气安静的令人发指。

  我丧气的低着头,发现自己的叶子都焉了。

  怪不得阿瑶每次来姑苏总是有些倦意。泽芜君微蹙着眉,低声自语。姑苏的水土总是与兰陵不同的。

  便是看了我这幅焉了吧唧的样子,泽芜君也似乎没有一点要送我回兰陵的意思。只是松土愈发勤了,几乎赶得上敛芳尊当年照顾我的时候我所受的待遇。

  日子一久,我便厌烦了他日日不间断的弹琴声。

  我看着他手下的琴弦拂动,想起那日粘着血的一段琴弦。

  我听一个身着黑衣,一头乌发尽数用红带系起的男子说,泽芜君弹得那首曲子叫……问灵。

  问灵?

  好奇怪的名字。




七.

  泽芜君都弹了将近十年了,却还是没等到他想问的灵。




八.

  我又看见敛芳尊了。

  还是同我上次见他时一般模样。

  这时正是静室之中金星雪浪开放的时候,微风不燥,万芳摇蕊。

  你回来了?

  我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一句。

  嗯,回来了。他冲我笑了笑,眉眼精致,我却感觉有些不同。

  他……一直如此么?敛芳尊犹豫着,指了指泽芜君。

  天天弹这破曲子,十多年了。我有些嫌弃。我都听了十多年这曲问灵了,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。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我并没有耳朵。

  敛芳尊愣怔了一小会。展颜而笑。

  我现在可以学你笑了吗?我小声问道。他笑的真好看。就像满地盛开的金星雪浪。

  他看了我一眼,温软的像星子一样的双眸。我差点醉死在他的笑里。

  现在可以了。他的语气很温柔。他的眼睛看着泽芜君。




九.

  二哥啊,阿瑶回来了。

  来看你了。

  他跪坐在泽芜君身旁,笑颜晏晏。

  我却分明看见他眼角闪着的泪花。

  阿瑶不能待太久了。

  阿瑶马上,就要真的魂飞魄散啦。

  我看见泽芜君弹琴的手怔了怔。

  待到一曲终了时,敛芳尊的身影便渐渐散去了,逐渐淡下来,我甚至还能看见他唇边的弧度。

  他的薄唇微动,勾勒出几个圆润的角度。

  他说,二哥,谢谢你,曲子很好听,可惜往后再也听不到了。




十.

  泽芜君把手轻轻放在琴上。

  ——“嘣”。

  琴弦却断了一根。

  断面曲折的弧度又映射出敛芳尊腹中那根琴弦的影子。

  泽芜君。

  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到我说话。

  你不要再弹了。

  你想问的那个灵,再也听不见啦。

  ……

  ……真的吗?泽芜君回头苦笑的看着我。




终.

  静室金星雪浪俱败。

  再难觅万华敛芳景。

【贤贤易色】

  “子房,你可真是个宝啊。”

  “你要是个女人,我一定要把你娶回家。”

  新郑城的阳光从树枝繁叶中洒落,给身着紫金华服的那人镀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,他面相生的极好,眉目之间透着一股轻佻却衷情的意味。一双桃花眼笑意盈盈的看着张良。

  后者略显慌乱的避开韩九公子的目光,白净的面皮上微微笼上一层不易察觉的浅红,开口时还是那少年人的清亮音色,却免不了一些被无端拨撩而起的仓皇。

  他说:“幸好,我是个男人。”

  韩非还是笑着看张良,目光柔和,像极了湖边被风曳过的一株白苇,就着那轻轻的弧度,扫在张良心尖上,不比风后无留迹,只见心旌招展,带起三生花落。

  微风不燥,良柔绕芳。






  张子房恍惚醒来,看见窗外独一轮踽踽孤月。

  他吹灭案上的烛火,抬眸望向夜幕,星河熠熠生辉。不知他的韩兄是否会化作星子,在天上护着他一世。

  眉眼疏离,双眸清澈。

  小圣贤庄的三师公解下紫色的发带,端视良久,化作一声轻叹。

  韩兄,不知能否来世再见。

劣质山寨段子

  天微凉。

  张相国推开自家孙儿的房门。

  “天凉,良儿怎么不把衣服穿好?”

  “祖父,良……”

  “吱呀——”相国大人拉开张良的衣柜。

  “你看,中衣,外袍,见过九公子,腰带……良儿,衣服穿好出来解释一下。”

  【张相国的哭唧唧】

è®° 托马斯·ç»´å¾·

“你会把你妈卖给妓院吗?”

“失去人性,失去很多,失去兽性,失去一切。”

“只送大脑。”

“前进,不择手段的前进!”

“小女孩,你看,我遵守了诺言。”

“无数的人中死了一个,没什么可说的。”